• 孤独星球-5折订阅

  • 四川美景-十大推荐

  • 人间天堂-甘南

  • lonely planet book

  • beautiful scenery

对不起,我去四川了,别再来找我了...

登上珠穆朗玛峰,你会看到什么?

99%的人都不会去攀登珠峰

人性对极高山有一种天生的恐惧

所以这篇文章不准备告诉你如何登顶

那些技巧大部分人都用不上

星球研究所只想为大家展示

当海拔不断上升

你看到的世界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一个你在城市中完全无法体会的世界

一个只有0.00007%的人类经历过的世界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1953年-2017年共约8000人次登顶珠峰,去重后人数预计在5000人左右,占当今世界70多亿人口的千万分之七)


我们以攀登者最多的珠峰南坡传统路线为例

第一站是距离珠峰大本营最近的机场

尼泊尔卢卡拉机场(Lukla Airport)

它修建于山谷之中

机场跑道长度仅527米

从一端到另一端的高度差却超过60米

相当于一幢20层的大楼

加之周边山地、气候环境复杂

2008年、2010年、2013年、2017年

都曾发生机组或乘客伤亡的严重事故

堪称世界上最危险的机场之一

(卢卡拉机场,可以看到明显的坡度,跑道直冲山谷而下,摄影师@高承)


甫一开场

就迎来这样一个下马威

未来的旅程尚不知会是何等惊险

而且此处与珠峰峰顶高差6000米

与大本营距离超过70千米

不通公路,只能依靠双腿

在群山之间徒步爬升六七天方能抵达

(珠峰南坡徒步路线图,地图源自@Google)


但是从这里出发的益处也显而易见

卢卡拉机场


海拔2840米


较低的海拔可以让你逐步适应,防止高原反应

再加上因为常年接待登山者与游客

“现代化”的环境也会令你倍感舒适

你甚至可以在当地找到一家“星巴克”

(冒牌“星巴克”是卢卡拉的标志性咖啡馆,店标中间也被换成了当地著名的山峰Ama Dablam,摄影师@高承)


接下来的

南池市场(Namche Bazar)


海拔3440米

更是一派红尘俗世的模样

旅馆、餐馆、酒吧、邮局、银行

各种店铺一应俱全

它三面环山,房屋与田地层层错落

似乎你来到的不是珠峰脚下

而是中国云南贵州某个有着梯田的小山村

(南池小镇全景,摄影师@宋强/巅峰探游)


再往上的另一个村镇

天波切(Tengboche)


海拔3860米


距离珠峰峰顶直线距离只有23千米

但远处的珠峰居然一点也不巍峨,一点也不高大

以至于旁边任何一座山峰都可以抢过它的风头

(右侧海拔仅6856米的阿玛达布拉姆峰Ama Dablam山形突出,是最受当地人崇拜的神山,而非珠峰,摄影师@老J)


再往上

道格拉垭口(Duglha Pass)


海拔4830米


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上百座登山遇难者的衣冠冢突然出现在道旁

凌乱的石堆让它看上去更像是一片“乱葬岗”

令人不禁发怵自己会否成为其中一员

(摄影师@老J)


但挑战巅峰的欲望更加强烈

随着上帝的奖赏接踵而来

一切不快都会暂时忘却

“乱葬岗”北部的高乐雪(Gorak Shep)

周边拥有多个极佳的观景平台

应接不暇的极致风光让人绝无可能忍心离去

你可以看到红似烙铁的珠峰落日

(冬季在Kala Patthar半山腰拍到的珠峰日落,摄影师@高承)


也可以看到难得一见的双峰倒影

(Pumori BC边上的小池塘倒映出了双峰,左为珠峰,右为努子峰,摄影师@曲子华)


高乐雪


海拔5168米


人类居住的大部分地方都在这个高度之下

拉萨海拔3600多米,北京海拔40米

上海甚至只有“可怜”的4米

仅凭海拔而论

你已经击败了地球上99%人类

甚至你微信朋友圈的全部


再往上

恭喜你终于完成了70公里的徒步

呈现在你眼前的便是

珠峰大本营(EBC,Everest Base Camp)

(请将手机横屏观看,帐篷所在之处便是大本营;太阳从珠峰斜后方升起,被山体遮挡住的光线在天空中撕出一条巨大的口子,摄影师@高承)


一条巨大的冰川

从大本营上方倾泻而下、气势磅礴

人们只能在充满乱石、泥土的冰碛物上

勉强找到一些平整之处搭建帐篷

显得异常渺小、微不足道

(大本营与昆布冰川,摄影师@高承)


当夜幕降临

星光布满天空

攀登者终于可以沉睡在无边的大自然中

一扫旅途疲惫

(摄影师@高承)


大本营


海拔5350米


空气中的氧气含量只相当于北京的50%

只有少数高山动物、植物可以在此顽强生存

(藏雪鸡,下方冰川旁为大本营,摄影师@高承)


人类的供给则完全依靠人背、牛驮

(牦牛运输队,摄影师@高承)


以及每天不间断的直升机运输

(摄影师@高承)

成吨的物资被运至大本营

为你准备了丰盛的大餐

(大本营帐篷内的聚餐,图片源自@韩子君)


包括清蒸鱼和新鲜的水果

(摄影师@张伟/十四座俱乐部)


以及极为“奢侈”的足浴

(大本营的足浴,摄影师@张伟/十四座俱乐部)


唯一不便的是厕所

无论你的花费是3万美金还是8万美金

都只能暂时告别舒适的冲水马桶

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人生之急了

但是,最好不要抱怨

因为接下来的路途中连这样的厕所也没有

(摄影师@韩子君)


舒适的营地生活令人安全感倍增

忘却了这是在风险与美景并存的珠峰脚下

但是作为攀登者生活的基地

大本营从来不意味着安全

2015年一场地震引发了雪崩

整个大本营被瞬间摧毁

造成22人死亡

(2015年的救援画面)


从大本营出发

登顶之路才算正式

前方将有4个营地为攀登者提供补给

(珠峰南坡传统攀登线路示意图,具体线路及营地位置每年会因实际情况略有变化,底图来自Google Earth)


首先你将经过人称“恐怖冰川”的

昆布冰川

这里


海拔5700米


是去往1号营地的必经之路

(严格来说,昆布冰川是指珠峰南坡的整条冰川,一直延伸至道格拉;登山者常说的昆布冰川仅指大本营至C1的冰瀑;摄影师@张伟/十四座俱乐部)


舒适生活的美好记忆尚未消散

深不可测的冰裂缝就已经遍布脚下

(昆布冰川,注意冰上渺小的攀登者,摄影师@高承)


还有巨大的冰塔悬在头顶,摇摇欲坠

不管是掉进裂缝或者被冰塔砸中

都没有生还的可能

(昆布冰川最高的一处冰壁,需要由四部梯子首尾相连才能通过;整段路程通常要走6-8小时;摄影师@韩子君)


你也许会渴望一位天使飘然而至

将你送出危险区

但无论富有或贫穷

在珠峰面前,人人平等

无论何人

都必须自己一步一步走完脚下的路

(穿越昆布冰川裂缝,摄影师@宋强/巅峰探游)


再往上

危险程度将逐级增加

遇难者人数也随之上升

(截止到2014年的珠峰传统攀登路线不同位置的死亡人数,红色为夏尔巴遇难者,灰色为攀登者遇难者;图中标注的营地为之前的位置,现在已经有较大偏移;图片源自@National Geographic,数据来源@GERMAN AEROSPACE CENTER/UNIVERSITY OF WASHINGTON/HIMALAYAN DATABASE)

越来越难,越来越危险

你可能因此退缩

退缩有可能代表你很懦弱

也有可能代表你对风险的把握非常明智

无论你做了什么决定

在死亡面前

你都无法欺骗自己

你会清楚看到自己的本性


穿越昆布冰川之后是

一号营地(C1)


海拔5963米


(攀登者后方的帐篷为一号营地,摄影师@张伟/十四座俱乐部)


二号营地(C2)


海拔6400米


(二号营地,摄影师@韩子君)


一号营地与二号营地之间是雪崩的高发区

如果在登山过程中发生雪崩

登山者几乎没有可以躲避的空间

(雪崩示意图;4名登山者在攀登安纳普尔纳峰时遭遇雪崩,4人躲在突出的岩层下逃过一劫,土耳其摄影师TuncFindik捕捉到了这张照片,红圈里为登山者)


之后是三号营地(C3)


海拔7300米


(三号营地,摄影师@宋强/巅峰探游)


三号营地正前方的山坳

时常云雾弥漫、风景绝美

但此时有人已经无心欣赏美景

而是选择了下撤

(三号营地黯然离开的著名登山家夏伯渝,1975年26岁他第一次攀登珠峰,因将睡袋让给了队友而被冻伤,造成双腿截肢,照片中可以看到;他目前仍在不断坚持攀登珠峰,愈挫愈勇,虽未成功,但却赢得了世界的尊重;摄影师@张伟/十四座俱乐部)


再往上是四号营地(C4)


海拔7900米


(摄影师@韩子君)


这里是冲顶前的最后一站

时速超过100公里的大风

已经变得司空见惯

大风不但会进一步降低本已稀薄的氧气

连扎营都变得极为困难

你需要耐心等待天气转好

焦躁、鲁莽的情绪

会一直伴随着你,打磨你的心性

(C4营地的狂风,摄影师@宋强/巅峰探游)


当时机终于来临

为了避开冰体崩裂的不稳定时段

你必须半夜爬出睡袋

在一片漆黑中冲顶之路

(冲顶,摄影师@韩子君)


现在你已经正式进入


海拔8000米


的死亡地带

这里氧气含量仅有海平面的30%

供氧不足的脑细胞令你的反应变得迟钝

任何暴露在空气中的部位都有可能冻伤

眼睛则有可能出现失明

珠峰就像一个大的测试场

你身体部件的每个细节都在这里经受极端检验

任何一点小毛病都会被放大

(夜间冲顶3小时后,相机冻冰了,摄影师@宋强/巅峰探游)


到了


海拔8500米


路上不断出现遇难者的遗体

(被登山者称为Green Boots的遇难者,位于西北山脊8500米处,身份至今不明)


由于运输困难

他们就这样被“抛弃”在高山之上

成为一种触目惊心的“路标”

据统计

珠峰上类似的遗体多达两百具

他们有的默默死去,无人知晓

有的却是人们眼看着他遇险,却未能施救

(澳大利亚登山者Lincoln Hall曾于2006年在顶峰附近出现脑水肿,被队友放弃;12小时后另一支登山队发现他仍有生命体征,于是将他救下山;之后他一直活到2012年,期间出版了相关书籍、纪录片)


那些未能施以援手的攀登者

往往会背上“见死不救”的恶名,饱受谴责

但如果是你

你会扔下队友或者被人扔下吗?

任何一个答案都不会轻松

如果没有攀登珠峰

你也许永远不会知道

“在8500米放弃一个生命有多容易,营救一个生命有多难”


海拔8000米以上就像一面镜子

把每个人照得清清楚楚

在这样的环境下

人的自私、欲望、浮躁、无助都会被放大

那些盛行于海拔8米、80米、800米的道德法则

在8000米的高度面前通通失效


再往上你就到达了


海拔8790米


离登顶只差一步

然而珠峰居然未能免俗地“堵车了”


这里被称为

希拉里台阶(Hillary Step)

是一处几乎垂直的裸露山体岩石断面

通道狭窄、上行下行挤成一锅粥

现在需要考验你的沟通协调能力

究竟谁先上?

后上的人曾经在等待时就被冻伤了

(希拉里台阶全貌,摄影师@韩子君)


冲出希拉里台阶的拥堵路段

你终于站到了珠峰之巅


海拔8848米


晨光中的珠峰晶莹如玉

你摘下氧气面罩看着无数雪峰风起云涌

却都“臣服”于你的脚下

(中国测量的珠峰岩体高度为8844.43米,尼泊尔的测量包括雪盖高度为8848米,摄影师@韩子君)


珠峰的影子几乎囊括群山

似乎你也是这庞大身躯的一部分

(珠峰晨影,摄影师@张伟/十四座俱乐部)


地球上已经没有新高度供你挑战了

但前提是你能活着下山

下山的过程中

失足、缺氧、失温

任何一个小错误仍有可能把你永远留在珠峰

从历史数据上看

这个概率达到4%

现在高度下降


8790米

希拉里台阶,TMD,我怎么上来的

(下撤到8500m回头看希拉里台阶,摄影师@宋强/巅峰探游)


8500米

遇难者的位置,我不能留下当路标

7900米

四号营地,怎么又堵车了

(四号营地下撤时遭遇大堵车,堵了1个多小时,摄影师@宋强/巅峰探游)


7300米

三号营地,下,继续往下

6400米

二号营地,终于平坦一点了,继续往下

(二号营地到一号营地下撤途中,摄影师@宋强/巅峰探游)


5963米

一号营地,怎么下面还有好远

5700米

昆布冰川,排队慢慢过,小心别掉进裂缝了

(一号营地到大本营下撤,摄影师@宋强/巅峰探游)


5350米

大本营,有没有大餐在等我

5168米

高乐雪,对美景麻木了吗

4830米

“乱葬岗”,谢谢上天保佑

3860米

天波切,让我再看珠峰一眼,哪怕只有一小角

2840米

卢卡拉机场,飞行员你可要飞稳了

40米

这里是北京

你正在电脑前用冻伤的手指

艰难地敲击键盘

山上短暂的缺氧让你的大脑反应也有些迟钝

但毕竟你活下来了

海拔40米,真好


但事情还没有完

你有没有在路上扔下你的队友?

你心里愧疚吗?准备重返珠峰安葬他?

还是冷若冰霜?将往事付诸云烟

也许后半生

将是煎熬的余生

或许你没有经历那些残酷

也顺利完成登顶、下山

那么真的要恭喜你了

你是上帝真正的宠儿


转载自星球研究所

 

分类:登山徒步
标签: 珠穆朗玛峰

分享文章二维码

友荐云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