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独星球-5折订阅

  • 四川美景-十大推荐

  • 人间天堂-甘南

  • lonely planet book

  • beautiful scenery

对不起,我去四川了,别再来找我了...

克罗地亚:一场你意想不到的亚得里亚海秘境之旅!



对克罗地亚的最初耳闻,是马克西姆的代表作《克罗地亚狂想曲》,此曲用高亢激昂的旋律,描述了饱受战火洗礼后克罗地亚灰烬中的残垣断壁,夕阳倒映在血泪和尘埃之中的悲惨的画面。

克罗地亚是亚德里亚海上的一颗明珠,有1000多座岛屿,7座世界遗产,历史可追溯至罗马时代。岛屿之间有多处避风港,亚得里亚海岸还是帆船运动练习者的天堂——尤其是对新手来说。这里独具魅力的沿海地带风景,正在被越来越多的各国游客所熟知。

规划6日行程,本期我们走进克罗地亚 CROATIA,一睹这里的曼妙风光。

DAY 1 从希贝尼克到兹拉林


兹拉林岛港口停泊的一条渔船

傍晚金色的海边,万物静止。一片白色船帆的海洋上,独有一只天鹅自在而行。摩拳擦掌,踌躇满志的人们早就出海了。这个港口位于历史上有名的达尔玛西亚地区,几乎就在克罗地亚海岸岛屿带的正中间,若想出海探险,在这里启程最合适不过了。Skalice号停泊在曼达琳娜滨海(Mandalina Marina)的码头。这艘船船身长度刚刚超过13米,有3个舒适的船舱,甲板下面还有一间厨房。扬起船帆,它前进的速度不可小觑。


梅特·贝德里卡为Skalice掌舵

梅特·贝德里卡(Mate Bedrica)18岁起就已经是专业船长了。本次出行的第一阶段,从希贝尼克到兹拉林,正是他来做准备。梅特24岁,驾驶过多种船只,但Skalice这种船还是头一次开。“吃水深度是2米2,” 他边说,边指着龙骨和水平面的交界线。“吃水越深,桅杆越高,船帆越大,航行速度就越快。”据官方统计,克罗地亚共有1244个岛屿。梅特说:“我估计,还得再工作25年才能充分了解这片海岸。不过我喜欢在希贝尼克周围转悠——希贝尼克就是我的家。”

DAY 2 从兹拉林岛到穆泰尔岛


兹拉林岛上18世纪早期圣母蒙召升天教堂侧门外的一棵橄榄树

在小村兹拉林醒来实在是一件惬意的事。尽管几处无人居住的房屋正诉说着人们从岛上转移到内陆地区的故事,然而,此地的风貌依旧保存完好。 无花果、桑树、矢车菊、罂粟花、薰衣草和夹竹桃在村庄的街道两旁和花园里绽放笑靥。沿海岸扬帆出航的大部分乐趣就在于游览这样的小村庄和城镇,景致优美而不张扬,而且不会感到拥挤。再往前开不久,就到了普尔维奇岛。



供游客使用的码头长凳

梅特在普尔维奇岛将Skalice的航向调整至西北方,船依旧还是靠引擎发动。“风的力度和方向决定了你是否能出海航行。”他说。穆泰尔也是岛上一个比较大的镇子,去那里的路上,掌舵的梅特哼起了小曲。望着远处的港口,看到很多朦胧的圆形物体斑斑点点地散落在地平线上,最后,逐渐聚成了一个点,就像乐谱上最后一个音符。那便是科纳提群岛,是海岸沿途岛屿最密集的地方,也是我们明天的目的地。

DAY 3 从穆泰尔到拉芙妮扎坎

甲板上的午餐,有 pršut(火腿)、无花果、面包和帕岛上带来的奶酪

科纳提群岛上各式建筑物很少,所以,离开穆泰尔之前,我们前往德里卡特西乌可斯克(Delikatese Vukšic), 在小市场里买了一些火腿、奶酪和其他野餐用的东西。卖火腿的克里斯蒂娜·图尔辛诺夫拿着无花果和月桂叶串起来的圆环说:“和火腿一起吃——很不错。”没过几个小时,在科迪纳群岛的勒芙娜卡(Levrnaka)岛一个安静的海港抛锚后,就野餐了。吃饭时,有只大海鸥一直盯着我们,它围着船飞来飞去,俨然一副海关官员的样子。


这个岛呈纺锤形,有15英里长,是科纳提群岛的主岛,从海上看过去,它周围面积更小的邻居们光秃秃的。岛上圣栎树林几个世纪前就被砍掉了,现在成了牧羊的草场。没有了树,这座小岛的轮廓反倒显得更柔美。晚上停留的地方是这周到过的最远的地方:那里是拉芙妮扎坎群岛的一个小岛,不管怎么样,岛上倒是有家不错的餐厅。和之前的码头相比,这个停泊处不太能挡得住亚得里亚海的海风。

DAY 4 从拉芙妮扎坎到普利莫森


普利莫森旧城脚下,海边成排的餐厅,就在挨着码头的鹅卵石沙滩上

起风了,Skalice船上也因此做了些变动。外面的餐桌被收了起来,为的是给绳子腾出空间。梅特升起船帆,把航向调整为东南,我们在卡普里耶岛的海港停靠,用了午餐。之后再次扬帆起航,朝着普利莫森港轻快地航行了十几公里。普利莫森以前是个岛,之后这座隆起的旧镇就通过一块狭长的陆地,与大陆以及周围几个新近形成的小岛连接在一起,从码头走不远就能到普利莫森的大门。

DAY 5 从普利莫森到斯卡丁


一群天鹅在克尔卡国家公园斯卡丁斯基布克瀑布下的克尔卡河里戏水

梅特找到一条到内陆的航线后,就把船帆又收起来了,朝着希贝尼克的 海峡驶去,接着沿克尔卡河航行,之后经过满是贝类的河床,再从峡谷中穿过,而峡谷两侧则是越来越高的悬崖。斯卡丁镇隐藏在悬崖的断裂处,给人一种边境小镇的感觉。现在,这里是前往克尔卡国家公园的必经之处,途经多处从森林中一泻而下的瀑布。水很清澈,看上去好像是蓝绿色的,这都是水生植物和水里的矿物质造成的.

DAY 6 从斯卡丁到希贝尼克


希贝尼克码头附近的傍晚。克罗地亚历史上第一次出现有关希贝尼克的记载是在1066年,之后在威尼斯人的统治下改称塞贝尼科 (Sebenico)

那是个无云的早上,露水尚未退去,梅特一大早就得离开斯卡丁,为周六的歌唱做准备。如镜面一样的普洛可莲湖(Lake Prokljan)上,只有我们一艘船驶过。我们要到希贝尼克去——终于要回到母港了。中世纪时期,希贝尼克就和更靠南的斯普利特一样重要。教堂内部和门口处的精美石雕显示着希贝尼克当时的富有。就在5年前,希尔贝克这里还没有几家酒店,甚至旅馆都少见。但今天,这座城市正逐渐焕发新的生机。


希贝尼克的石雕

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名单的教堂中,有几座正在重修,绝大部分手工石艺品仍在 骄傲地迎接着游客。从外面看,可以看到一排石头雕的人头像安放在教堂后——不是圣人或国 王的形象,而似乎是15世纪希贝尼克的普通公民。教堂小洗礼堂中的雕刻更为精美。通向街道的门没有关,里面飘出了引人入胜的歌声。前几天伴着亚得里亚海的清风传到耳中的低音歌声回响着,穿过石头拱廊,飘到窄窄的巷子中。

分类:欧洲
标签: 克罗地亚

分享文章二维码

友荐云推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