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孤独星球-5折订阅

  • 2020旅行目的地榜单

  • 四川美景-十大推荐

  • 人间天堂-甘南

  • lonely planet book

  • beautiful scenery

看看世界各国的国界线都是什么样?

孤独星球之美国西部游纪

(一) 两个决定

China — USA

2007年底,我的30岁就快过去。

我被老板毫无征兆绵里藏针的调了岗。我是一个不容易爱上工作的人,可是一旦爱上,便公私难分,付诸赤诚。将近三年的时光,亦为之累,亦为之醉。因此在收拾细软拂袖而去的那刻,我的内心绝非如我的笑容一样云淡风轻。

我已忘记那年季节间的匆匆交替。我只记得我心神涣散面对着新办公室电脑的冰冷显示屏,做了一个决定。

出国读书。

我是个心意决断的人。并且从不对生活做长远打算。我深信人力在宿命面前总是无能为力。于是我放下一纸辞职书便推门而去。

那是2007年的12月底。我的30岁就快过去。

是的。我从不对生活做长远打算。如果23岁那年我没有撕毁那张阿姆斯特丹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命运将会怎样?或者说,如果30岁那年我没有被调离自己喜爱的工作,命运又将怎样?

2008年的8月盛夏。我已忘记是怎样携带超过60公斤的行李与我的南方都市挥手告别,我只记得我到达美国德州宁静小城时抬头望见碧蓝无垠的天。

我每天学习,吃饭,深宵不睡看英文电影,偶尔与陌生路人或者超市店员搭搭讪。我不喜欢与学校里为数不多的中国人打成一片,只因为不喜欢。我向来在无聊的扎堆与执意的孤单之间,坚定不移地选择后者。

我已习惯并且爱上孤单。

四个月过得无声无息。从我宿舍窗台望去,那大片的青葱树林突然某天枝丫枯败绿叶落尽,冬天来临。

我依然心神涣散面对着单人宿舍里的电脑显示屏。做了一个决定。

剪掉长发。

上一次留短发是12年前。我大二。捶胸顿足面对自己的新形象:这副猫样!只要有男生敢追我,我发誓我头也不回就答应他!。。。那个物理系男孩一米八,在学校饭堂勇敢的前来搭讪,在学校阶梯教室视老师如无物的传情书,在学校门口等放学,电话打到了我同桌女生家 。。。如果20岁那年我没有头也不回的。。。拒绝他,将会怎样?或者说,如果20岁那年那个傻男孩再稍微耐心坚持一下,又将怎样?

其实我是柔情似水的双鱼座。我一直在寻找一个宽宏温暖的怀抱。可惜我永远永远都不确定。所以我永远永远都在错过。直至有天,我发觉人力在宿命面前总是无能为力,我惟有打好行囊,剪短长发,一意孤行,浪迹天涯。

2008年。我辞去了工作。我用光了积蓄。我还借了父母一大笔钱当作飘洋过海的盘缠学费。我毕业9年之后重新捧起书本。我离开爱我的人千里之外独立生活。我第一学期三门功课科科拿A。我找到了一份相当不错的校园工作可以减轻经济负担。我准备去阳光加州度过我20天的圣诞假期。我永远是一个人一个人一个人。

我告诉所有人我25岁。迄今没有任何人质疑。

2008年的12月,我背着沉沉背囊留着不怕大风吹乱的齐耳短发踏上去加州的旅途,我知道,我的31岁就快过去。

(二) 因一个人而爱上一座城

SAN FRANCISCO

我在网上订了往返机票。有位旧友(G)邀请我去他所在的城市,并且建议我住他的姑妈家。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我没理由拒绝。

加州西部的港城三藩市,我抵达的那天阴冷冰冻。穿上从国内带来新买的白色羽绒,我看见G的车缓缓停在我面前。

他一直是帅气的男人。脸上总挂着迷人的微笑。可他无视我肩上的巨大背包,任我自己费力地搬上背下。

他把我接到他七十多岁的姑妈家。那是一幢政府投资的福利大厦,住的全是老人家。姑妈家很简陋,坦白的说类似我家80年代初期。可是她为我这个不速之客煮了海鲜,焯了青菜。这是我近半年吃到的第一顿生猛海鲜。对南方人而言意义非凡。

解决了食的问题,G与姑妈商量宿的安置。姑妈家只有两间房。他们小声的聊,我心惊胆颤的听。并且开始后悔蹭上了这免费的晚餐。后来听见姑妈响亮说了句“不行!”,我内心才如释重负谢主隆恩。

姑妈斩钉截铁的安排我睡里屋她的双人大床,而她自己非要睡大床旁的小折叠床。G睡外屋。

我对姑妈说,“如果真要这样,我现在就连夜离开。我从小跟我外婆一起睡,我再不孝顺也不会让自己的外婆睡小折叠床!”

姑妈终于妥协了。但她仍深表歉意。并且再三说明床铺用品都是干净新换洗的。我舒坦的躺在小床上,严严实实的捂着两条棉被。泛旧的布门帘,昏黄的床头灯,茶几上堆积如山的陈年报纸,湿冷却不开暖气的房间。恍若回到从前,冬天寒夜里我幸福的蜷缩在最亲爱的老外婆身边。

姑妈家在三藩市市中心,我起先沿着MARKET和Powell两条街道闲逛。继而步行至联合广场、梅西百货、唐人街、渔人码头、金门大桥、九曲花街、PETER&PAUL天主教堂 。。。我天天早起吃完姑妈给我准备的早餐,有时候她会给我留张便笺交待冰箱里有水果微波炉里有热汤记得多喝水。我没有行程安排没有时间限制没有景点任务没有采购清单没有目的没有方向。只是在冬日的海滨城市双手插袋迎风行走,捧一杯热咖啡暖暖冰凉的手心,我此刻的幸福感与身在何地并无关联。彼得大教堂对面有条宁静的街,露天的咖啡馆,一个神情自若的英俊男人,一瓶白葡萄酒,一支高脚杯,自斟自饮,闲看行人。我这个行人也正看他。匆匆而过,处处风景。

这是一座我喜欢的城市。风情沉郁,情调雅致。满街的俊男美女演绎着低调不张扬的时尚。她让我重温物质的美好与甜蜜。我不想再花笔墨细述所谓的游览攻略。如果你有的是时间,缺的是心事,那么就像我一样随心所欲走下去。

走累了回到家。有微微笑戴着老花镜为我开门的姑妈。我爱上这座城市,我爱上了别人的姑妈。哈哈。

(三) **都市

LAS VEGAS

有很多地方,并不适合独行。最好是轻轻牵着某人的手,把臂同游。可是这样的一个人,也许终有一天等到他,也许空把黑丝熬成白发。所以,我只身踏上GREY HOUND灰狗长途大巴。

提前七天订票有优惠。在网上订好票后搜索游记才发现很多网友并不推崇。据说灰狗夜车有一定危险。尽是穷困潦倒三教九流才会考虑它。

有点怕。却也不至于退缩。

灰狗从三藩市到拉斯维加斯约行驶十几小时。习惯夜行的我并不觉得难熬。次日中午,在通过一大片不毛之地後,沙漠的边缘突然耸立出一座座金碧辉煌的建筑群,带给人海市蜃楼的视觉震撼。是的,这就是拉斯维加斯,一个不可思议的人工化城市。进入市区,任何人的目光都会被闪耀的霓虹灯以及风格迥异的豪华观光赌场酒店所吸引。这里是全世界的娱乐中心,整座城市的设计只为一个鲜明目的,就是最大限度满足你纵情享乐之需。

下了灰狗。我穿着羽绒背着行囊在沙漠之城穿行。那天天气晴好。荒漠没有刮起风沙。

我住在著名的Strip大道上的RIVIERA酒店。三十几美金/晚。性价比非常好。在http://www.vegas.com/订的房。这个网站信息全面,经常有酒店优惠价格。这家酒店附近有个BOOTH专卖各类SHOW以及餐馆自助餐的折扣券。售完即止人满为患排长龙。

拉斯维加斯两大特色:赌钱和看SHOW。前者我无甚兴趣。在赌场闲逛时居然被工作人员截住盘问我是否年满21岁,小小满足了一把我的虚荣心。呵呵。后者有许多信息资料以供参考,比如CTRIP的网友游记,比如酒店免费的宣传小册子,大家各取所需度身订购。我选择了两个,一个是阳春白雪高雅艺术的ICE(来自俄罗斯的冰上歌舞);另一个是**都市眼界大开的THUNDER FROM THE UNDER(来自澳洲的脱衣舞男表演,成人节目)。本来还准备去看MAMMAMIA,可惜售罄。

ICE没有给我带来太多惊喜。脱衣舞男有点儿意思。被九不搭八的帅哥搂住轻吻的短暂放纵还是蛮爽的。嘻嘻。管他呢。谁认识谁。

当然拉斯维加斯还有很多免费秀,在各个酒店门口或者内部,耐心按着时刻表去踩点绝对有收获。我个人最喜欢BELLAGIO的音乐喷泉表演。百听不厌。

在酒店电梯里有个长得还行的黑人冲我笑。我礼貌的回笑。他问我来自哪里。我说中国。他说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中国女孩,(天啊他是从什么乡下出来的连中国人都视为稀有!),然后他说你的笑容非常美,可以告诉我你住哪间房吗?我只是想上去跟你说声圣诞快乐(怎么可能?!老娘没混过江湖吗?!)。我胡乱报了一个房间号。然后伸出手想跟他握别趁机出电梯,不料他拉着我的手背吻了一下。好吧。赶紧溜。

2008年的圣诞节。寂寞星球,**都市。我一个人在拉斯维加斯吃喝玩乐悠游的过。

(四) 重进大观园

LOS ANGELES

初初从我的繁华大都市来到美国中南部的小城镇,用一句话形容:仿佛从大观园来到了刘姥姥的刘家村。最可笑的是各类人等还以无知到底的语气反问我:怎么样?这里爽吧?自由吧?。。。!我非常想粗鄙的回答:爽个屁!这里法律如此严明,我以前以为非作歹为乐,现在连这点微薄乐趣都被剥夺了!!!

我开始怀念我那个脏乱差却活色生香无以伦比的城市。秩序混乱不堪却能够在混乱中生活得舒适便利。不由得想起那句话,我们和自己城市的关系,正如和自己恋人的关系。在一起久了会腻想分离;分开之后会思念还是想在一起。

LA,L 。。。A,名字的发音很性感,一座好玩又好看的城市。

我住的HOSTEL在好莱坞大道著名的中国大戏院对面。优点是毗邻地铁,交通非常便利。缺点是服务太次。前台接待员的态度让人怀疑她是老板的亲戚。

我发觉这是一间充满了韩国人的客栈。后来才明白是因为他们韩国自助游丛书上印了它的信息。

我来的第二天认识了同宿舍的韩国女孩恩铣。她拥有典型韩日女孩白嫩细致的皮肤,还要锦上添花的对镜贴花黄。事实上,我是一屋子六个女孩中唯一皮肤最差还拒不化妆的。哈哈。

我们拿着她的韩国版LA自助攻略搭地铁去DOWNTOWN找好吃的去。一路上欢声笑语。很久没这样跟外国人畅快交流过。她在首尔大学读大三。中文系。她还在北师大读过一年语言。那是她的快乐时光。也因为没能找到一个中国男友而耿耿于怀。她现在在美国北部的偏远小镇做交换学生,暗恋的依然还是中国男孩。

我们俩一起逛街,互相拍照,去KOREAN TOWN吃火辣的韩国菜。我们花了30多美金参加了一个BUS TOUR参观好莱坞明星居住的BEVERLY HILLS千亿豪宅(成龙和BRAD PITT当然不会邀请我们进去喝杯咖啡)。我们去名不虚传的环球影城疯狂玩了一整天。我们坐了两小时的公交车到SANTA MONICA海边欣赏了十分钟的落日。我们特意很有情调的到中国大剧院看了一场电影“YES MAN!”,还特意很乡土的在宣传海报前合影留念。

我们每天走出客栈首先会去附近的麦当劳买两份4.99元的早餐。她说,LEI,你知道吗?其实在韩国我们不常去麦当劳的,那里太吵不适合朋友聊天。可是04年我在北京留学的时候总是跟我的朋友们去麦当劳聚会。那个场景让我一直很怀念。所以,我回韩国之后有时也会一个人去麦当劳,只为了重温在北京的感觉。

恩铣每晚睡前会写日记。我问她,用中文还是韩文写?她头也不抬的说,当然是韩文啦。我正色批评她,你怎么能这样呢?你不是中文系的吗?!她依然头也不抬的说,你平时写东西难道用英文?你不是英文系的吗?!

这个娇俏的韩国女孩,改变了我对韩国人的许多偏见。她CHECK OUT的那晚,我在好莱坞大道的超市买了一碗泡面,回到客栈的公用厨房,旁若无人埋头大吃。12月的最后一天。我对2008说再见。

这个男孩站在我身边。问我从哪儿来。这样的开场白在青年旅馆很普遍。轮到我问他的时候,他说,Argentina。我冲口唱出,Don’t cry for me, Argentina!他笑了起来。我突然发觉,他有一张帅得不得了的典型欧洲美少年的脸。

我质疑他的阿根廷血统。他说他父母是德国和意大利后裔,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逃难到阿根廷。他25岁,建筑系的大学生,以寻找毕业作品的灵感为由游走美国,在LA他不去景点,只看建筑。

起先也只是陌生人循例搭讪老生常谈。他英语只有半斤,我也最多八两,两个外国人用第三国语言不知怎么居然聊得热火朝天。

哲学,生死,爱情,价值观 … 周围人声噪杂也全然不觉。从夜里十点到凌晨三点滔滔不绝恍若瞬间。

我想起曾经迷恋过的一个英俊男人。他与我初相识的某天从傍晚聊至深夜。他说这年头找个能上床的人容易,找个谈得来的难。后来大家渐渐疏远不见,他留在我记忆中的是北方味儿的普通话和温柔聆听的眼神。

最喜欢红楼梦第二十三回。那一日正当三月,宝玉和黛玉在桃树下共读一本“会真记”。“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这是我心底最美的爱情画卷。

当然我跟这位意大利裔的阿根廷美男没法谈祖国五千年文化经典。可是那种有兴致理解与被理解的心情实在太妙。有的人,你永远话不投机,无论你多努力多刻意;有的人,一开言就让你会心浅笑。

他翌日清晨要赶飞机去SALT LAKE CITY只好挥手告别。他非常慎重的留下了联络方式,一个字母一个字母认真的核对拼写。因为我的粗心弄混了小纸条他特意跑到楼上女生宿舍找我换回。他在我脑海里盘踞超过了72小时。他让我那夜无法静心睡去。

他的名字叫Guillermo。他的邮件地址我永远永远发不出去。呵呵。这是天意。我总是命中注定。

接下来我并没有因为阿根廷男的消失而郁郁寡欢。有个黑人盛邀我共进晚餐。我有点反感,但是又不想被误会我有种族歧视(虽然我的确有),加之看见那一桌还有一丑一俊两个亚洲男,就犹豫着过去了。

此黑人不但恐武有力而且色胆包天。几乎句句不离SEX。尚未等我拍案而起,同桌的两个韩国男就拉着我绝尘而去了。让我哭笑不得的是,没那么帅的那位韩国男(我已经很注意修辞了)居然极其害怕黑恶势力的打击报复,他不但惶恐不安而且非让大家改变装束以免被捕获。我心底暗骂,奶奶的,又不是捉奸!那个帅一点的自称练过空手道结果在餐桌上被威猛黑人单手反扭得嗷嗷乱叫,唉,无语问苍天。幸亏丢脸的不是自家爷们。

我们仨跟我的新室友,日本妹妹MA**I,花了一整天泡在SANTA MONICA的碧海蓝天。以弥补我跟恩铣只看了十分钟日落的遗憾。MA**I在我的审美看来绝对可以打九十分以上。可是她说从来没有任何男人在她的独行旅途中赞美她的容颜。让我非常不解。然后她反问我,我笑笑不知如何回答。想起当年八廊学卧谈会时北京妹的经典名言,蓬头乱发,国色不掩。哈哈。

漂亮日本妹应该是亚洲男人心底的大众幻想。这里不是特指而是泛指。我把可爱的MA**I留给了大献殷勤的韩国男。整理我的行装,夜色中再次只身出发。

沉沉背囊,它是我肩膀的指环。

分类:美国
标签: 孤独星球 美国 LP美国

分享文章二维码

友荐云推荐
分享

发表评论: